圣空星圣王护卫队

嘉德罗斯★Godrose
2018生贺组lofter专用主页
策划并整理、发布嘉德罗斯生贺相关企划
主要活动群——世界嘉德罗斯保护协会
群号:651965776
齐心协力,共创圣空星美好明天!

嘉德罗斯1-9计划

1岁(图1Moyna)

少年少言。他被隐藏了真实的身份,并被圣空星王亲指归为了圣王一族。于是在入族典礼,嘉德罗斯再次赤身裸体的站在有着怪异纹路的石板之上。有两位祭祀分别从两边向他走来,少年心里有不爽,但他任意了那两个人摆弄他的身体。暗色华丽的裹布被裹上了少年的肌肤,另外一个祭祀将手中托着的水壶稍稍倾斜,将其中的清澈泉水浇淋在了他的身体之上。

 

2岁(图2鹿黎)

GODROSE,这是他被赋予的名字。第三年,他的身体各项数值皆已稳定,于是他被允许在王宫内部自由活动。研究所之外的事物让他感到好奇,虽说在脑内已经有了概念印象,但初次亲身的体验依然让他形如初生婴儿一般展望世界。这种兴奋仅化为了跳跃的光芒于他的眼中闪烁,他沉默的生性让他看起来情绪毫无波动,亦无法被人察觉。直到他不知不觉走到那扇紧闭的窗前,一束璀璨阳光洒落在他的手心之上。那些华丽的城邦,车水马龙的街道,以及使柳树枝条缓缓飘动的微风,全被隔离在那扇窗子之外。他明白了,他的自由受限于宫墙。

 

 

3岁(图3腹患)

他在王宫内部结识了一位玩伴。那是圣空总将的年轻候选人,体型与他相仿。如此年轻却拥有强大的实力,他轻而易举的受到了年轻的王位候选人的认可。他们经常在夜半相约,于王宫内花园里的一片小广场上进行切磋,互相给予意见,共同促进进步。少年的性格逐渐不再沉默,他试着敞开心扉与人交流。他甚至嘲讽过那位玩伴经常佩戴的围巾,说这样会难免妨碍出招动作。每当年轻的对手与玩伴象征性的围巾出现,他知道他终于可以打发在王宫内无趣的时间。他将手掌重重放在向他伸去的、代表邀请的手掌之上,眉毛挑起将嘴角一勾,露出了第一个张扬且豪放的笑容。

 

 

4岁(图4灰原雅)

由于一次突发的状况,他得以提前将自己的身份公之于世。他初次向世界展现了他的力量,与生俱来的强大元力将外来星系的侵略者独自一人全部讨伐。圣空星的荧屏上充斥着他的身影,人们高声议论着他,说他是圣王民族的族人,他拥有着与年龄不符的可怕力量,他可能是圣空星未来的王。来自人民的赞赏让他自豪,再加上王宫之外空气的新鲜,让他觉得无比愉悦。曾经不怎么会出现的笑容开始频繁出现在他的脸庞,他的朋友为他开心,又开始替他担忧。

 

 

5岁(图5感感)

他开始用大部分时间练习元力放出技能。他发现这个星球上即使是被称作精英的成年人,都未必能够战胜他。一种自负于他的心中升腾,但他没有察觉,因为他的情感机能天生就是个缺陷。再一次的,一次危机猝不及防。他强大的元力在敌人的莫名电磁波干扰下无法正常放出,高速运转大脑思考应对计策时,他忽略了敌人的一波攻击。于是那个同伴在刹那间挡在了他的身前,他看着他现阶段唯一认可的人为了他而奋战,用的不是元力,而是训练到极致的体术。直至援兵终于到来,他的浑身充斥着伤口,从一开始便用惊愕的眼光看着那个身影——而此刻那个身影躺倒在血泊之中,呼吸停止,连围巾的布料都碎得不堪入目。

 

 

6岁(图6土拨鼠)

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,他面上表情的变化再次恢复了形同当初,又一次变得冷漠,令人难以接近。他养成了戴围巾的习惯,尽管圣空星王教育他这会影响战斗时的出招动作。机械训练室内常能看见他的身影,与他作伴的变成了虚拟怪兽,枪支弹药,以及镭射光。他不再拘泥于训练元力技能,直至开始将重心放在体术,他才知晓自己究竟有多么生硬无力。好在于上天赐予他变态的反应神经,以及超人的悟性和学习能力。他常将自己弄得筋疲力尽大汗淋漓,连摘下护目镜的手都失去了力气。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,如同他当初所料一般,他的身体变得柔韧、柔韧、更柔韧,他的体术变得精湛、精湛、更精湛。

 

 

7岁(图7柒秒)

他不再憧憬着那一片窗外的蓝天,脖子上的围巾时刻警醒着他过去的一次无法挽回的愚昧。所有人在听见他的请求后皆大惊失色,但由于本人的执意要求,连圣空星王到最后都开始妥协。于是,为了防止事后的异常状况,行动被安排在了研究所内进行。他拒绝了麻药的注射,因为那会对大脑造成损伤。这一要求再次令所有人都无从下手,却又碍于王族命令无法违抗。于是,印有星星印记的火红烙铁逐渐贴近他左眼下的脸庞,他能够感受到那股灼热的热浪,本能地想要躲避,却动用了他本人强大的意志强行打压——因为那是他本人的决定。剧烈的疼痛霎时间传遍他的全身,他咬紧了口中的毛巾强忍住不发出一丝半点的声音,身上的几只手按住他因痛苦而剧烈痉挛的身体,肉体被灼烧的烧焦味传遍了他自己的鼻腔,直至能够确认在脸上留下精准的印迹,烙铁才终于脱离了他的脸颊。

 

 

8岁(图8冷兔)

他的脸上留下了永远的黑色印迹。圣空星王已察觉他自身的觉悟,于是候选人直接变成了继承者。在圣空王准备定下加冕时间之时,他却遭到了少年的一口回绝。少年纤细的身姿却已经有了稚嫩的王的风范,他表明了情感是他现阶段无法弥补的缺陷,不懂人心的王无法成为一名合格的王者。圣空星王未免欣慰,却用双手在那该戴上王冠的金发之上戴了一个黑色的发箍。那发箍沉重到少年觉得难以抬起他的脑袋。王回答说:

 

嘉德罗斯。

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

 

少年知道,那是圣空星几十亿人民的重量。

 

9岁(图9烫

他决定用凹凸大赛来磨练自身。大赛的机制让他从一开始就破釜沉舟,圣空星的所有人都在等待他打破前人的未归历史,佩戴着胜利的凯歌归回母星。那一天,他穿上了一身金色的装束。在圣空星王和几位将军大臣的护送下,他走下了飞艇,踏上凹凸大厅的地板。他没有想要实现的愿望,但他想见一见那位真正的神明——自身的由来。他期盼着,这场高手云集的赛场能够让他感受到自身的渺小,那些强大的参赛者能够让再次让他得到情感的羁绊。他佩戴着围巾,黑色的星星,以及头上的发箍,迎着阳光走向了终端场地,母星的几个人员已不再迈出脚步,目送着圣空星的希望走向全然未知的未来。良久,那位继承人停下了脚步,向后转过身来,目视着王者。

 

“我会在不久的将来,拿下这场大赛的第一。然后回到圣空星,坐上我该有的王位。”

 

这是他作为王位继承者的道别。他的脸上浮现了久违的笑容,正如同几年前他展现的一般,自信且张扬。

 

 

评论 ( 6 )
热度 ( 240 )

© 圣空星圣王护卫队 | Powered by LOFTER